铃芽之旅
本文最后更新于 39 天前,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。如有问题,请联系pu_pua@163.com

铃芽之旅

北京时间2023年4月29日22点55分。

我读完了铃芽之旅。

因为之前已经看过电影的原因,所以这次看小说的时候脑子里一直有画面。原来电影两小时的事情现实(小说)中仅仅过了六天。

以下内容涉及剧透,酌情观看。

前言

这篇文章主要是看完电影以及小说后的有感而发,想着梳理一下,提高一下自己的文字能力以及表达能力。同时简单抒发一下自己看后的一些感想。

内容梗概

第一天

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。梦里是一片荒凉至极的地方,我在找妈妈。

在去上学的路上,碰到一个帅哥。不知为何,感觉似曾相识。他问我,这里有没有废墟,有没有“门”。好像山里有个废弃的度假胜地,我告诉他了。他道谢后便走了。

我还是追了上去,我想问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。到废墟后发现没人,他不在这里。

废墟中有个“门”,很独特,我目光被吸引了,那扇门是虚掩的。门内一片晦暗,我很好奇,为什么天空如此晴朗,那缝隙确这般晦暗。

我打开了门,一股无声的气息从门里漏了出来。

门内,是夜晚。

我很好奇,但我进不去门,我尝试了许多次,都进不去,每次都从门框里穿过,仿佛不在一个世界。

在慌乱中,鞋子突然碰到一个硬物。我盯着它,它形状很奇特,这时风中好像有个声音在说着什么。我把它拔了出来。一晃眼,手里的东西变成了一团毛茸茸的活物。我猛的把它扔了出去。它窜走了。我被吓到了,赶紧回到了学校。

回到学校后,吃便当时突然地震了。同时,我还看到后山那里好像着火了。但是其他人都看不到,我慌忙跑去后山那里。一路上,所有人都看不到那个东西,那流动着的,深红的东西。

当我跑到门那里时,我发现那些东西就是从门里涌出来的。那个帅哥在拼命的关门。他没关上,那个东西掉下来了,同时伴随着猛烈的地震。

我和他一起把门关上了。他发现这里的“要石”不见了。同时他也说了一些奇怪的词语。“蚓厄”。我看到他手臂擦伤了,于是我带他回家包扎。

包扎完之后,我跟他聊了一会,我问他蚓厄到底是什么,他说是会导致地震的东西。
他叫草太,宗像草太。

这时,一只猫跳到了窗台上,它太瘦了,我去给它拿了一些鱼干。

它好可爱,我一时兴起,“做我家的猫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它竟然会回答。同时它的身体一下变得胖乎乎的。它说“铃芽,好温柔,好喜欢。”

它声音很稚嫩,磕磕巴巴的。同时,它目光移到了草太身上。

“你,碍事。”

草太变成椅子了。

猫跑了,椅子也跑了,我跟着去追,但我不能直接从二楼跳下去。刚下楼,环姨妈回来了,她很担心我,但我现在在不去追就追不上了。我绕过环姨妈,追了上去。

他们一直跑到了船上。船的目的地是爱媛。晚上的时候环姨妈打来电话,问我很多事,我把麻烦推给了明天的自己,挂了电话。

晚上,草太告诉我,他是闭门师。为了避免灾难发生,他专门给后门上锁。我告诉他,是我拔出了要石。他没有怪我。

这晚,我做了个梦。我梦见我成了一个迷路的孩童,在冬天的深夜里走着,像是在找妈妈。我边喊边走。不久,眼前出现了一扇门。那扇门在雪夜里兀立着我打开门,门里是一片耀眼的星空。我踏进了那片耀眼星空下的草原。

我被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吵醒了。是草太,不对,是变成椅子的草太。

我发现我们已经到了港口,迎接我的是新的地方。

“好兴奋!”

第二天

跟着猫来到新的城市,我现在很兴奋。这是我人生中的初次登陆。

打开地图发现已经距家二百一十九公里了。

突然在社交平台上发现那只猫的踪迹,于是跟着猫一直到处奔跑。路上还被其他人拍下来了,#奔跑的椅子,#神秘的校服少女……

看到猫在一片橘子田里,顺着小路上去就可以了。路上碰到一个摩托,路上一颠簸,她的橘子全都掉出来了。草太灵巧的拉起路边的网,告诉我压住一边,就这样把滚落的橘子全拦下来了。摩托车主叫千果,是附近一家民宿的老板女儿。我们一起吃着她的橘子。

这时,蚓厄又出现了。我匆忙向她告别,就往蚓厄出现的方向跑去。她骑摩托追了上来,载了我一程。

由于蚓厄出现在废墟中,所以她只能把车停到一条小道前。我下车跑了进去,草太不想让我继续冒险了,但是我站着也不是什么办法,我就跟进去了。

这次的后门是学校大门。往日的校门现在成了蚓厄的源头,浑浊的流动的蚓厄源源不断的从中涌出,门旁边是小小的椅子,他在用力推门。但是效果甚微。

因为冲击的缘故,加上他现在的椅子造型,他够不到关门的钥匙了。

我用尽全力推门。蚓厄已经被金色的地气拉着往下坠了。快要来不及了。草太告诉我,想想曾今生活在这里的人,想想他们的生活。

与此同时,他嘴里一直在哼唱着什么。

我脑海中想着学校的往事,想到学生互相讨论问题,向老师问好等等。

手里的钥匙开始有了温度,并闪出蓝色的光,那束蓝光从钥匙上升起,汇聚到铝门上,形成了一个有光形成的锁孔。

“就是现在!”

“就此奉还!”随着草太的声音,我条件反射般的扭动插进锁孔的钥匙。顿时,蚓厄膨胀,破碎,下起了大雨。

我和草太在泥泞中互相望着对方。

这时,那只猫又出现了,还说“后门,还会再开哟!”

虽然草太第一时间冲出去了,但是大臣的影子瞬间消失在黑暗里。

出去后,千果还在路上等着我,我跟她回到她家,她父母很热情的招待了我。

环姨妈的电话打了过来,问我在哪,要求我立刻回家,但我告诉她我很安全就挂了电话。

千果家做的饭很好吃,她还给了我一身换洗的衣服。

晚上,我们睡之前一直在聊天,她说道,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,但我一定觉得你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听她说完之后,我真的很感动。随后就在说笑中睡去。

第三日

我发现草太睡得很沉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千果告诉我一个方法,吻他。

就在我正在犹豫着吻上去的时候,草太醒了。

大臣去神户了。我们在公交站台上等到一个好心人,瑠美小姐,她拉着我们去神户了。不过到那之后,她发现小孩没人照顾,于是就拜托我照顾一下小孩。

我根本不会,最后还是草太出马才让他们安稳下来。

快晚上的时候,瑠美小姐的店里人太多了,于是我被拉着去当帮手了。中途发现大臣,于是喊上草太一起去追它。

这次的后门游乐园的摩天轮上。开着门不断涌出暗红的蚓厄,无穷无尽。草太去追大臣了,后门我一个人关。

在他们追逐的时候,无意间碰到备用电闸了,摩天轮动了起来,我紧紧抓着门把手不让自己掉下去。

在晃动中,我看到门内的景象,是妈妈。

我想进去,就在我要踏入的时候,身边一个声音把我拉了回来。我发现我已经快要从摩天轮的窗子上伸出去了。草太的一条椅子腿伸过来,我紧紧抓住,他把我拉了出去。

我们一起关上了门。

之后我们回到了瑠美小姐的店里,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两三点了,她们很担心我的安全。我们一起吃了一些饭后,就睡着了。

在我陷入梦乡的时候。草太这边却陷入了奇怪的世界。

草太坐在椅子上,不知为何,好像引力突然增大,他掉出了这个世界。他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在逐渐减弱。他好像来到常世之外的世界,在海边坐着,海边堆满了白骨。周围逐渐寒冷,从海上到岸边开始结冰,草太的腿,身体在慢慢冻结。

一阵遥远的声音传来,是铃芽在喊。

草太醒了。

第四日

白天,瑠美小姐送了一顶运动帽。然后我们又踏上寻找大臣之旅。这次他它去了东京。

到达东京后,我们先去草太家里查找资料。

要石有两个,一个在蚓厄头部,一个在蚓厄尾部。大臣的目的应该就是头部的要石。在他家找东西的时候,草太的好友芹泽来了。问草太为什么没参加昨天的考试。

在应付中,蚓厄出现了。

这次的蚓厄在轨道里边,在我们到那里后,蚓厄突然开始膨胀,剧烈的膨胀。

另一个要石也被拔出来了。

这次,草太变成了要石。

从一开始,他被大臣诅咒的时候,就已经是要石了。

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我责怪大臣,都是因为它,事情才变成这样的。

“我讨厌你。”

大臣瞬间像瘪了的气球一样,又变回瘦弱的状态。

我把东京的后门关上后,就决定去救草太。

第五天

我找到了草太的爷爷,他告诉我,人一生只能进入一扇后门。我想应该是小时候进去的那扇门。

于是,我踏上了拯救草太的旅途。

一路上,有芹泽,环姨妈,大臣。

中途,还碰到了左大臣。

当我们到达我小时候的村庄的时候。大臣带着我找到了那扇门。

“谢谢你,大臣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大臣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之前的圆润。

我进入了那扇门。

常世

这是是蚓厄的源头。

世界仿佛融化般,地上不知是流动的岩浆还是蚓厄。

左大臣和蚓厄战斗着。

我看到了草太,他在远处的山顶上。周围满是冰霜。

我到他跟前,用力拔起他。大臣也来了,它来帮我。

在努力下,草太被拔出来了。

草太被拔出来后就恢复了人样。

这时,隔着草太的肩膀,我看到一团横躺着的毛球。

白色的幼猫疲惫地倒在泥中。我跑过去捧起它小小的身体,发现它浑身冰凉。

大臣微微颤抖着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“铃芽,”它用嘶哑的声音叫了我的名字,“大臣,没能成为铃芽的猫。”
“咦?”
做我家的猫吧——我猛然想起自己不经意间说的那句话。“嗯”,大臣那时这么回答。它一度睁开的眼眸再次闭上了,原本很轻的小猫变得像石头一样沉重,身体越来越凉。
“用铃芽的手,放回去吧。”
我捧在手中的小猫变成了石像,一个短杖形的石像,跟我在九州拔出它时一模一样。大臣变回了冰冷的要石。眼泪突然涌了出来,我强忍住了哭声,尽管这是我在整个旅程中一直期待的事——我还是哭了。

左大臣也来了,它在草太的手里变回了要石。

我们一起把要石插进蚓厄。

大地恢复了。

这时,我发现远处有个小小的女孩,她好像在找妈妈。

我整理了一下衣服,走了过去。

“铃芽……”

……

“你会在阳光中长大。”

我递给她一把椅子,她小小的手紧紧的攥着椅子。

在少女的面前,有一扇门,门外是灰蒙蒙的世界。

她走了进去,缓缓的关上了门。

第六天及以后

那天之后,我们回去了。

在草太踏上列车之前,他告诉我,“我一定会去见你的。”

那是一个被万里无云的蓝天笼罩的二月早晨,仿佛世界开始的第一天。吹来的风还很硬,很冷,透明而干净的阳光照遍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。我穿着制服,围着厚厚的围巾,骑着自行车沿着海边的坡道往下走。校服的裙子鼓鼓的,像是在做深呼吸。
一个人影从坡道上走了过来。
那个人的长大衣被风吹拂着,迈着坚实的步伐向我走来。我一眼就认出了他。我突然想到,那天大家没能说出口的话,接下来就要说了。他站住了。我也停下了自行车。大海的气息深深地堆积在心中。
“你回来了。”
我说。

好了,故事到这里大概就就结束了,今晚今天晚上有点急,所以后边的部分写的很简短。主要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感受写出来。

感想

当时看完电影后,冲击最大的就是画面真的很美。东京上空的蚓厄真的超级超级震撼。电影的配乐也超级贴合。但是因为被画面吸引,所以故事主体感触就不是很深。这次读完小说后,梳理之后,写了出来。

铃芽

这个故事是铃芽自我救赎的过程。

  • 与环姨妈和解

小时候,大海啸使铃芽失去母亲,从那之后就被环姨妈收养。铃芽不是主动去环姨妈家的,是环姨妈在得知铃芽母亲去世后主动收养的。在文中以及电影中有几处也提到,铃芽觉得自己可能会影响到环姨妈的生活。环姨妈也在第五天收费站的时候说出了一些话,虽然是受左大臣的影响,但之后环姨妈向铃芽说的时候也提到了,确实会有这些影响,但是更多的还是正面的。

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铃芽对生活在环姨妈家里并不是没有胡思乱想,只是因为环姨妈对铃芽的一些强加的好,或者说环姨妈单方面的爱而让铃芽没法直接开口说。这也是为什么在收费站的时候,她跟环姨妈说出那句话“这也不是我想选的啊,是你把我带到九州,是你说让我做你的孩子啊!”因为这些事一直困扰着铃芽,直到现在,环姨妈被左大臣影响下说出那些话之后,铃芽才有了一个宣泄点,将自己被迫成为她孩子的这些事说出来。

当铃芽真正说出来之后,她和环姨妈真正达成了和解。这也是环姨妈第一次知道铃芽内心的想法。

可以说这是铃芽和环姨妈达成和解。

  • 自我救赎

故事一开始就对铃芽找妈妈的情景做了介绍,观众以及读者也对这个人很好奇,但是当看完整部作品或者说电影后,才明白,铃芽的妈妈已经去世了,铃芽看到的,一直都是自己。

关于为什么小时候的铃芽能看到长大后的自己,是因为“常世”本来就是一个特殊的地方。书中提到,常世是所有时间的集合,不同的人会看到不同的常世,但那些常世又是同一个常世。而铃芽的常世就是为了寻找母亲而误入的。这个常世将小铃芽与铃芽连接在一起。

常世为小铃芽提供了活下去或者说积极生活的力量。在常世里,小铃芽找到了“妈妈”,这让小铃芽在以后的生活中不至于消沉。因为小铃芽刚经历完海啸,虽然她不知道妈妈已经去世的消息,但是妈妈久久没来寻找她也让她心里有了一些裂隙。虽然我们知道妈妈已经不在了,但是小铃芽不知道,她只想找妈妈,在找妈妈的途中,误入常世。在常世中,找到了“妈妈”。

如果小铃芽在常世中没有遇到“妈妈”,那么小铃芽的童年将会是极其灰暗的。我们也能想到,这么小的年龄就失去了妈妈,在小铃芽的童年必然会留下极深刻的影响。正因为遇到了“妈妈”小铃芽的童年才没有留下阴影。因为“妈妈”告诉她,“要好好生活,你会在阳光中长大”。正是因为这句话,小铃芽的童年才没有受到大的影响。因为她找到“妈妈”了,而且“妈妈”还告诉自己要好好生活。这是有交代的。

所以,小铃芽才能很好地长大。

而铃芽这边因为小时候找到了妈妈,所以她才能在这次旅途中获得鼓励,获得救赎自己的能力。铃芽是第一次出远门,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在她之前的人生中,她从未遇到过这些事情,可以说这6天的经历要比她之前所有的经历加起来都丰富。经过这6天后,她成长了,她从一个高中生,成长为一个合格的“妈妈”。她才能在常世中见到小时候的自己时,说出那些话。

在常世中见到小时候的自己时,铃芽起先是很疑惑,原文是这样写的:

在遥远丘陵一侧,悬挂着一轮皎洁明媚的满月,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朝着它缓缓走去。
“小孩子?”草太说道。
“我——”我的心头涌出惊诧与困惑,“我得过去!”
我坐立不安,抱着椅子跑了过去。

可以看到,铃芽遇到小时候的自己时,是很惊诧的。当她在走向小铃芽的时候,她明白了一切。

原来是这样啊,终于明白了——我心想。
我不想知道,可我一直都想知道。
我一直认为那个人是妈妈,在心底深处一直坚信能够再次和她相遇,但同时我也明白我们不会再见了。草原上的风格外凉,呼气成霜。草太给我穿上的长衬衫太大了,我就把校服上的红色领结紧紧的系在腰间,就当它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。脚下是从东京传来的草太的黑色大靴子。马尾辫散开了,头发直直地垂到肩下。不知不觉,我的头发和妈妈那时的头发一样长了。

现在的自己和小铃芽记忆中的妈妈重合在了一起。原来是这样。

这里我们也能看到,现在的铃芽对于小铃芽时极其重要的,因为小时候见到“妈妈”了,所以心中才会坚信能再次遇到,这也就说明铃芽心中一直的信念是自己给的。

铃芽经过这几天之后,她明白了很多事情,在面对小铃芽时,她才不会情绪失控,因为她知道,她现在就是小铃芽的精神支柱。她也明白了,一切的一切,都是一次彻底的自我救赎。

  • 与草太

铃芽第一次见到草太的时候是小时候在常世里见到的,那个在“妈妈”身边的男人。这也是为什么在长大后当她再次遇到草太时,觉得熟悉的原因。由此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故事。

拔出要石,认识草太,共同关门,建立羁绊,拯救草太,救赎自我。

可以说,草太的出现,让故事形成了闭环。

在与草太相处的这几天里,铃芽做了她前半生从来没做过的事情,见到了能够引发地震蚓厄,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,从废墟中传来的历史的厚重,在东京上空,面对整个东京和草太时选择的艰巨。可以说,遇到草太之后,铃芽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因为与草太这些天共同同生共死的经历而建立的羁绊,让她能够在草太成为要石镇压蚓厄后毫不犹豫的去拯救草太。也因为这些天的经历,让她能有去拯救草太的底气和能力。因为拯救草太而进入常世后,她遇到的小时候的自己,她同时也拯救了自己。是与草太这些天的经历让她有了救赎自我的能力,也是草太让整个故事形成闭环。

故事从遇到草太开始,也从重逢结束。

大臣

大臣是一个只有在看完全篇之后才能懂的一个象征。

大臣是神,但是从它化形后来看,它并不是很老的神,它很年轻,像小孩一样。

大臣作为要石孤独的镇守蚓厄几百年,它化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玩。因为它的小孩子性。铃芽与大臣的羁绊开始于铃芽说的一句话“做我家的猫吧。”这是大臣第一次作为实体被需要,第一次被爱。在说完这句话后,大臣的身体明显丰腴起来。这就说明大臣很开心。

因为大臣的小孩心性,它不断想要获得铃芽的关注,小孩获得关注的方法就是闹。既然这样,我就去闹,我就打开后门。因为在大臣看来,铃芽需要关门,铃芽一直关注的点就是后门,而我打开门之后,就能被铃芽关注到,我就会很开心。获得关注是大臣打开门的一个原因。

大臣的感情其实很复杂,他就是一个小孩形象,喜欢玩,想要被关注,有一点好处就拼命回报。记仇,没有心机,在讨厌草太时直接说了出来。

大臣与铃芽羁绊断开的时候是铃芽正面说出“我讨厌你”的时候。在说这句话之前,大臣以为铃芽再跟它玩,但当说出来后,它一下泄气了。它又不被人需要了,它被遗弃了。

大臣其实和铃芽也有点相似,都是被迫进入另一个人的关系中,又被人嫌弃且抛弃。铃芽是被姨妈收养的,大臣是被铃芽收养的。

也是因为这次,大臣可能觉得自己真的做错了,所以在后边铃芽找后门时,大臣主动帮铃芽去找。以及在救草太时,大臣选择自我牺牲。

大臣用自己消失的方式来弥补对铃芽犯下的错,它用这种方式求得铃芽的原谅。就像小孩犯错后,笨拙的将自己所有的“宝物”给对方,来祈求原谅。在大臣这里,自由就是它的宝物。

“大臣呀,做不了铃芽的猫了。”

“用铃芽的手,放回去吧。”

你让我活过来,让我得以窥见世间繁华。
我让世间安宁,永世镇守此处孤寂一人。

铃芽与大臣始于“喂,做我家的猫吧。”

终于“用铃芽的手,放回去吧。”

后记

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,白天有空会在修改的。

写于4月30日,1点36分。

一改:2023年4月30日18:51:13

转载请注明:
作者:Abstract
文章地址:https://pupua.top/bokcomts/271/
版权声明: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NC-SA 4.0协议。

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您的评论将经过审核

博主有权在不通知的情况下,对含有广告信息的评论进行修改或删除

我们承诺保护您的隐私,不会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使用或分享您的个人信息。

发表评论即表示您接受以上规则。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